雜草切梨子

Maybe I'm afraid I'm not as tender guy as you think
——About_me[GUMI]

集中各種隨手文章、塗鴉,大多應該關於遊戲吧XDD
集中:UL(倒閉了)、聖痕II(倒閉了OTL)、刀劍

噗浪:http://www.plurk.com/silver139

【恋与】【男神x你】你倆似乎走散了

_如果性格沒有抓的很對,請原諒我……
_……應該是全員都是交往狀態中(?(寫完都給自己特寫的問號))
_文筆不好請見諒_(:з」∠)_
_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_請慢用


——————————




_【李泽言】


游乐园内人山人海,你目光被那边的柴犬娃娃的摊位吸引住了。

你回想起你自己曾经丢的多准都好,娃娃就是不掉下,但是李泽言就可以轻易做到了。

既然回想到不甘心的心情也随之而来,区区一只娃娃看我怎么收服你!

于是你迈开了脚步,小步小步跑向了摊位上。

付了钱,跟笑意盈盈的老板道了谢,目标再次瞄准之前一直都没能够得手的娃娃。

抬手,投标。

只是瞬息间。

你发现飞标停在空中动也不动。

眨了眨眼睛,看向身边的位置,似乎没有那个进场后一直陪在你左右的身影。


你似乎知道发生了甚么事。


转过身,你在静止的人群中搜索,一点一点离开摊位,左右张望。

挡在你眼前的人很多,高大身影的人也有很多,就是没有你熟悉的那位。

当你正在思考要不要冒着被他说句:「白痴。」的前提下在人群中像个傻瓜一样乱蹦乱跳来吸引他注意的时候。

有人抓住了你的手腕,把你拉过来,拥进怀里。


「跑去哪里了,笨蛋。」

你抬起头来,看着他一脸绷紧的脸,跟他平日里的那张扑克脸差太多。

你不怎么喜欢看到他绷紧的一面,大起胆子来便在他怀里挣出双手就往他脸上捏,试图捏一个笑脸。

「幼稚。」显然他嫌弃你行为过于幼稚,却因为你的举动勾起了浅浅的笑意,似乎是放松下来。

他松开了怀抱,握紧了你的手,任你拉着他走回刚刚的摊位之中。

周围的嬉闹声也再次响起。



「小姑娘,刚刚走去哪里了?」

「哦我男朋友刚刚迷路了我去找他来着,抱歉啦老板!」

「……」




——————————




_【白起】


你站在原地等待白起。

夏季的天气很热,他也不舍得你在大阳光底下走动,见你累了就留你在阴影处,说要去对面的便利商店买瓶冰水给你。

街道上闷闷的,一点风也没有。你按着手机浏览着动态,炎热的天气使你觉得时间变得漫长。眼角瞄到旁边走过来一个浅蓝色的身影你便迈步而行。

你正看着悦悦发给自己的信息,看了好一会也觉得渴了,想起白起刚刚帮你买了水。

视线离开了手机荧幕,却发现身边那一位是身材高大的女性直直从自己身边走过,穿着浅蓝色松垮的牛仔外套。


把学长认作成别的女性首先他应该会……气炸吧?会吗?

站在原地左右看看,你一路上没有注意到周围,开始有点搞不清楚原本要等白起的地点到底是哪里。

拿出手机你想发个信息跟对方道歉,顺便跟对方求救,说一下自己迷了路的状况。

可是人有时候就是会倒霉倒到家,就像玩游戏抽卡抽到重复的一样。

你的手机在你需要他的时候亮起了关机的画面。

嗯。


「学长你在哪啊……」你纳闷地在街道上,迎着风无力地喊着这句话。


左看右看,你决定胡乱找个方向先走着,路上遇到人在问问对方这里是什么地方。

盘算着最坏的打算就是直接回家跟学长再联络,下一秒你就听到有人在你背后喊着你的名字。

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你高兴地回头,朝着向你奔跑而来的白起用力挥了挥手。



「对不起学长是我错了别用这我欠你钱的脸看着我啦!」

「你没欠我钱,但是你欠我的东西可多了。」

「……例如?」

「…咳,吃饭,日后会一样一样跟你慢慢讨。」




——————————




_【许墨】


夏季音乐节的演出结束,你一边开心你跟许墨说着自己刚刚喜欢的环节,他浅浅地笑着,没有出声打断你的兴致,只是用手给你指了个方向,让你小心阶梯。

你有点不好意思哈哈笑了两声,便专注在眼前的路,再也不分心跟他讲话。

或许是因为你们的位置刚好靠近阶梯,一开始没有什么人,但随着舞台上的灯光开始熄灭,退场的人也就越来越多了。


人潮如同潮水,你只能顺势而走,人与人之间如此拥挤让你不怎么好受,等到你真的走出了场外空旷的地方,你转身喊了一声他的名字,却没有温柔的嗓音回应你。

想想也有机会是人潮冲散了你们,你拿着手机开始向他发送讯息,问他你在哪里。

但讯号似乎不太好,你的讯息久久都没收到回复,你东绕绕,西转转,就是想在人潮之中找到他高大的身影。

错乱的光影搅乱了你的视线,黑压压的人群也让你不好寻找。

你开始有点着急,一边时常关注着手机有没有回复,一边走到稍微空一点的地方,在这里等着他的回信。

你踮了踮脚想要获得更高的视线,但却不能维持很久。

流动的人群对于定点停留的你并不友善,在你努力尝试第二次踮脚的时候,就被人撞到,还被踩了脚。

你努力寻回平衡不让自己跌倒,脚下痛觉也让你收回寻找的视线,双方都互相道歉之后你自己也开始反省一下应该留意身边的环境。


「没事吧,脚很痛吗?」许墨的声音在你附近传来,扶着你的手关切问道。

刚才一直都没有找到的人就这样出现了,你有点愣住,随后低头看了一下手机却发现他早就已经回覆你了。


【我在你身后。】


手机荧幕上是这样显示的。



「所以你刚刚都在我后面吗?」

「嗯,看着你到处转转走走,还蛮可爱的。」

「……所以你很早就看到我了吗?」

「对我来说,找你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




_【周棋洛】


你跟他有说有笑,周边的人都没留意到你身边的人就是那个大明星周棋洛,为了跟你出去约会他的乔装越发越好。

你漫不经心问他有天会乔装成女生出来吗?

他听到这个问题差吓到手里的棉花糖都掉在地上了。

你替他可怜的棉花糖默哀了一秒,弯下腰把棉花糖捡起来之后,就拿过去垃圾桶丢了。

一边想着周棋洛女装的可能性,你没听清他好像跟你说了句什么,丢完棉花糖后,你发现他不见了。


???

人呢?


要他穿水手服配短裙的可能性应该蛮低,及膝如何,上次那个大大的蝴蝶结戴在头上应该蛮好看……不对先去找人。

他的乔装你看久了就会习惯,按照记忆中他的装扮一路悠悠转,你想起来应该是要先去棉花糖摊找人。

弯弯绕绕你走了好一会,到达了棉花糖摊,好像没看见到他的样子。

抬头看到了一个跟他颇相似的背影,你没敢大声叫唤,走了过去跟了好一会,再上前拍拍对方的肩膀,才发现认错人了。

你为你认错人的举动道歉,对方友善地询问有没有能帮上忙的事情,你摇了摇手,谢过对方的好意。


站在原地,你努力回想刚才自己走神的时候周棋洛到底跟你说了句什么。

在你努力的同时,你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怎么就把手机这样便利的工具给忘记了呢。

接起了电话,你还没来记得发出一声喂……

手机另外一头有点慌乱的声音便响起:「薯片小姐你在哪里!!」

你看了一下周围,挑出了几个特点跟他讲,他急急忙忙的跟你讲待在原地不要动!

你道了歉,安抚他说你慢慢走,电话也不挂了就这样聊着,你乖乖在原地等他来。

他在电话的另外一头跟你说为什么他叫你在原地等他你没等之类的,你只好不断地道歉。



「所以,薯片小姐,我可是要赔罪礼哦?」周棋洛在你眼前挂断了电话,向你开口要求。



「话说回来,薯片小姐想什么那么入神?」

「嗯……在想如果你穿起女装的话会是什么样子。」

「……………我不会穿的,你就不能想想我穿什么比较帅气吗?」

「……真的不考虑吗?」

「不考虑不考虑不考虑!!!」



——————————


謝謝大家(ノ´▽`)ノ♪
我总觉得会有错字


评论(5)

热度(28)

©雜草切梨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