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草切梨子

Maybe I'm afraid I'm not as tender guy as you think
——About_me[GUMI]

集中各種隨手文章、塗鴉,大多應該關於遊戲吧XDD
集中:UL(倒閉了)、聖痕II(倒閉了OTL)、刀劍

噗浪:http://www.plurk.com/silver139

【恋与】别扭的人用粗神經對待之

这个其实是我用着发神经的冲动写下来的……因为李总的卡片口不对心,所以你送的义理巧克力对吧hhhhhhhhhhhh(发神经)
然后顺手想一下回礼甚么的(就是不想送正常的东西)
女主有点皮,神经有点粗,思考回路有点那个啥,嗯(逗比就对了(喂¥))
总之私设了一些,总之ooc……是我的错…………

因为……
真的……
我……(ry)
看官们随便看看,看完别生气就好了(嗯,我真的没有故意想要糟蹋他们送的礼物,他们都很好只是我太过皮,就像他们生日我会想给他们发长辈图(太皮了亲))


祝大家食用愉快

算是李泽言x制作人吗(思考(咦?))
应该算欢乐日常吧(是吗?)



——————————


這是情人節過幾天後的事,制作人一如既往到华锐做例行的汇报,嗯这是个开场白,不是什么重点。


重点是,制作人悠然,放了一个用布包了一个圆筒盒,放在李泽言的桌面上。

「……这什么东西?」李泽言只是看了东西一眼,拿起文件的时候又瞄了一眼,发现上面有张卡片。

「义理巧克力回礼啊,情人节那天你不是给我巧克力了嘛。」悠然理直气壮回答了李泽言的疑问。


「……」很想说那并不是义理巧克力但想起自己卡片写了什么的时候,反驳的话顺势咽了回去。

朴素的帆布包装,李泽言首先小心地拿下了卡片,再拆开包装。

瑞士莲巧克力在李泽言眼前出现。


「…………」他现在应该说什么呢?亲手做的巧克力换成一堆瑞士莲?

看着沉默的气氛一直延续,悠然终于有点忍不住,解释一下:

「怎么啦?不喜欢吗?我新年的时候可喜欢瑞士莲这种散装巧克力了,一个新年我还可以自己一个人吃光呢!」

「你就不怕胖吗?」李泽言终于找回自己的语言能力,现在应该庆幸她没有送年节烂大街的金莎?

「这个量多而且一小一小块,而且味道也很好吃啊,你放在办公室里面闲来吃一块就最好啦!」悠然避开了胖的问题,很努力想要证实瑞士莲巧克力的美好,半蹲在桌子旁边努力撕着粘死的胶带,一直在旁看着悠然的李泽言最后有点看不下去,拿起巧克力来利落地撕开,盖子被打开了,里面混杂着塑料包装味的巧克力香味随之而出。

「我跟你说,以前每年新年我都有自己一罐的巧克力,一吃就是一个月,可开心了,今年刚好情人节又遇上新年,自己买的时候给你顺了一罐……呐,给你一块,吃吃看?」

李泽言接过了巧克力,放进嘴里嚼了嚼。在旁边的悠然也偷偷拿起一块,准备拆开包装,也跟着吃了起来。

「嗯……李泽言你是天才吗,吃过你的巧克力我都觉得我的瑞士莲突然没那么好吃了……」家里的九宫格其实还没吃完,往年自己就爱买瑞士莲精选干嚼,现在突然就没动力去消灭掉了。

「哼。」勾起了嘴角,李泽言现在才算是迎来了好心情。

「那看来你是没什么意见了,那我就先走啦!」悠然站了起来,看着李泽言顺手拆开第二颗不太抗拒的样子,转身就往回走。


「等等。」

「还有什么事?」

「你待会还有事吗?今天晚上一起吃顿晚饭吧。」

「嗯……今天下午我要去买东西呢……晚上什么时候?」

「你要去买什么东西?」

「回礼啊,情人节那天又不是你送礼物,许墨还有周棋洛跟学长都有送呢?」

「……」

「我想回礼就算扯平了吧……我跟你说哦,学长那天送我玫瑰,所以我在花市买了一盆那种景盘的小松树给他,我有没有很聪明!新年回礼一口气!」话题跑到嘴上了,悠然又悄悄趴在办公桌旁边,跟李泽言打开了莫名其妙的话题盒子。

本来对回礼这个话题毫无兴趣,甚至根本不想知道她是准备如何回赠,但是她自己叨叨絮絮把回礼的计划全部倒撒而出,看样子白起的下场跟自己差不多。

……虽然听说他们在情人节那天一起出去过就是了。


「那其他人送你什么,你又打算怎么回礼?」按照悠然这种回礼方式,李泽言倒是想看看其他人的下场。


「周棋洛送了特调的香水,我正在准备打算手工制造一些饰品送他!」说着说着,悠然拿出自己的笔记本在上面画了起来:「有一些小蝴蝶结啊,还有一些可爱的动物!弄成大发夹,让他夹刘海用!」

不得不说制作人思考回路十分有趣,李泽言绝对相信笔记本上的发夹造型是谋划已久,应该是悠然想看周棋洛别上这个发夹的时候会是怎么模样的私心比较正确。

看来她最近真的很闲,企划案写好居然还有这么多闲时间去弄这堆东西。

没有发现自己的工作可能会被增加,悠然继续兴致勃勃在笔记上记下自己的回礼。

「许墨他送了我一个项链,可是我还没想好送什么给他……本来想说送他手錶,但是新年送这个不太好,你说对吧?」

「嗯。」没有落井下石已经是他最大的仁慈了,而且手表比起发夹跟盆栽看起来有正常到。

「你说送甚么好啊?」「金骆驼?」李泽言觉得这个是不错的主意。

「……哦对了,我可以去看看有没有又软又大的枕头送他好啦!」风一样制作人脑子里就有风一般的灵感,看起来在悠然心中枕头比金骆驼好。

李泽言,稳住、稳住,看来苍天没有饶过谁,说不定悠然会给许墨顺手送上一个充满新年气氛的枕头套。

「那就这样决定好啦~对了李泽言,你今天怎么这么闲听我瞎说话?」

「只是正好有空而已,你买完我去接你好了,顺道去吃晚餐。」

「哦好……」悠然愣了愣,待在办公室的李总居然有空陪自己瞎聊……

拿回自己的东西回头就走,没有太过在意一直站在门前维持这敲门手势的魏谦。

因为下一秒,她就听到。

那原本早就该几分钟前响起的敲门声。

——END


评论

热度(9)

©雜草切梨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