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草切梨子

Maybe I'm afraid I'm not as tender guy as you think
——About_me[GUMI]

集中各種隨手文章、塗鴉,大多應該關於遊戲吧XDD
集中:UL(倒閉了)、聖痕II(倒閉了OTL)、刀劍

噗浪:http://www.plurk.com/silver139

【妖夜綺談】異聞事件二


在神岳山這個夜晚之中,一道黑影正高速飛行,隱約的讓人看見是一隻巨大的鳥兒,而在其之下的,則是有一個不合理的人影在下方跳躍追逐。

「那人類的體力到底是!?」回頭看了看下方藍衣男子,天狗不得生出了疑惑來。

一名人類,照常理應該沒有如此充沛的體力在下方追逐這麼久……

沒有理會天狗奇異的目光,下方的人類還是重複著由黃昏遇到天狗便開始問的問題:

「請問,走散的孩子們在哪裡,天狗先生?」

悠閒的黃昏時段,午覺時間過後夏扇在樹下醒過來,稍稍整理衣服便起身走到街道之中。嚴格來說,夏扇不算「醒」過來,對他而言只是閉上了眼睛有睜開雙眼。

他沒必要這樣做,因為他只是無生命的屍體而已。

但是習慣這些事情在常年累積下來,還是會改不了。

來到帝都的時間不太久,他還是想熟悉附近的地理位置,更何況到現在自己還沒找到要定居的地方。

黃昏的陽光不算強烈,但直接看過去會覺得刺眼,於是夏扇選擇躲開夕陽這漂亮的美景,而不是邊走邊欣賞著。

柳先生老的時候也不是很喜歡黃昏。

就這樣漫無目的走著,他看見了著急的老婆婆,一邊看著遠處的山,臉上寫滿的憂心。

「老婆婆,有事?」助人為快樂之本,柳先生有這樣說過。

「啊,年輕人……有幾個孩子跑去山上的破神社玩捉迷藏了,可是全部都失蹤了,村子里都沒人到山裡尋找孩子們,怕是被天狗大人神隱了……」老婆婆緩緩將事情的來龍去脈簡單地說了一遍。

「請放心,我去找。」簡單利落拋下話,夏扇往山的方向走去。

「那就麻煩你了,請多加小心啊年輕人!」老婆婆擔憂的話語在後方響起,只怕眼前這位年輕人跟孩子一樣……

山上的路不斷崎嶇,對於夏扇來說並無難度,一路走著試圖找找孩子們的身影。

記得是山上的破神社吧……?

應該是……嗯?

夏扇準備搜索破神社的位置,卻遇到了一位意想不到的生物……?

全身漆黑宛如鳥類的怪物,這是夏扇在遊歷過程中從未遇見過的怪物。

「你是?」遇到了神奇的怪物了,或許可以記錄下來說給柳先生聽。

「……人類,你不知道我?」天狗覺得十分奇怪,照常理人類應該知道自己為何物……不對,這人類身上並不是當地服裝,那就應該是旅人了吧?

不過,照常理,就算不認識自己,普通人類應該會被嚇到吧?

夏扇的反應過分冷靜。

「不清楚。」夏扇十分老實回答。

「我是居住在這座山的天狗,好了,你快回去吧,這裡你沒必要要來。」天狗揮手示意趕人,不歡迎夏扇繼續在神岳山逗留。

天狗?

「請問,走散的孩子們在哪裡,天狗先生?」簡單的一句詢問句,不由得讓天狗一愣。

眼神里透出了笑意,天狗說:「想知道的話,那就看你有沒有這樣的能耐了。」

追逐了整整四小時,下方的人類奔跑的速度依然沒有放慢的跡象,但是天狗卻覺得累了。

而且,追逐途中他還可以清晰聽見那名人類在林間跳躍時,每借一棵樹的椏枝來跳躍,隨後就聽到樹枝斷掉的聲音。

「請問,走散的孩子們在哪裡,天狗先生?」重複又重複的問題,這讓天狗十分不耐煩。

「看你也不是常人吧,孩子們對你而言有這麼重要嗎?」

「是不重要,但答應山下的老婆婆要找。」

「那麼,說找不到不就好了,何必跟我在這裡僵持這麼久?」

「因為你說有能耐的話就可以知道,那即是線索。」

「如果我誤導你呢?」

「……請早說,讓我自己找。」夏扇並沒有思考了這個問題,追逐過程中也沒有仔細留意四周環境,只怕錯失了孩子的身影。

「你以為,你能找回去的路嗎?不吃不喝,死在這座山中也是早晚的事當初就應該——」

「只要孩子們在這座山中,我就可以找出來。」夏扇打斷了天狗的發言,自己已經是僵尸,自然不用擔心吃喝的問題,帶同孩子或許有點麻煩,但大致上問題不大。

「你是甚麼。」天狗問。

「僵尸,死透之物,從東方而來遊歷」夏扇回答。

……

「那些孩子在西邊的破棄神社,把他們帶回去吧,聽到哭聲我也嫌煩。」

「多謝天狗先生。」夏扇向天狗躬身作揖,便奔往西邊的方向,尋找天狗所說的破棄神社。



第二天的清晨,夏扇雙手各牽這幼小的孩童,領他們到山下走去。

老婆婆見到孫子了,哭著抱住孩子說歡迎回來。

於是孩童們也被大人們警告不能再到山裏面玩了。

眾人正想跟夏扇道謝,卻發現夏扇自己走了。

「那真是一位好人呢……幸好天狗大人沒有發怒的樣子。」

「不過那位哥哥的手好多繃帶,手也冰冰冷冷的呢。」孩子們說。

-END-

评论

©雜草切梨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