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草切梨子

Maybe I'm afraid I'm not as tender guy as you think
——About_me[GUMI]

集中各種隨手文章、塗鴉,大多應該關於遊戲吧XDD
集中:UL(倒閉了)、聖痕II(倒閉了OTL)、刀劍

噗浪:http://www.plurk.com/silver139

【聖I】遇到你真是太好了

Day for Lucis

七月,說起來這應該是夏天的日子,於是綁著辮子的褐髪妖族少女毫無幹勁地趴在桌子上,桌子旁邊還放著一份文件。

但少女壓根就不想碰,拿著茶匙一下一下地敲著茶杯。

在八月中,少女就要強迫離開城裡,並且辭掉指揮官一職。

全城都知道這是甚麼一回事,只是沒想過這一天就這麼來臨了。

傭兵們全部都解散了,不過大家倒是沒有立刻離開,籌謀著說要在歡送會甚麼的。

不過,還有一個人,阿夏並沒有親口跟他說解散的事情。

紅色的身影走向陽台的位置,不意外地看到他所想要尋找的目標。

他全部都聽說了,有關於傭兵團要解散的事情,也聽說過指揮官有一個一個去找傭兵們說出原委。

但是,唯獨他沒有被指揮官找上。

拿走了少女的茶匙,將它平放在茶碟。

打發時間玩具被收走了,少女幾乎連看都不用看,就知道是路西斯坐在這邊。

「路西斯,你找我有甚麼事情嗎?」少女繼續維持趴著的姿勢,懶洋洋的聲音聽得出是毫無幹勁。

「……沒甚麼,只是在這裡經過這裡而已。」暖暖的太陽很適合休息,早就準備好說辭的路西斯看見對方這個樣子,硬是改了個話題。

「路西斯路西斯,我們是朋友對吧?」少女依然沒有正眼看著路西斯,一邊丟出問題。

「屬下跟指揮官不只是上司與下屬,也不是朋友,是能互相託付生命的信任之人。」路西斯無比認真地回答了這個問題。

「可是我都快不是一個指揮官……會變成一個遊手好閒的人哦……也不能實現你的理想了。」

「然後,你又被大公爵趕了出來,那你就沒有回去的地方……路西斯對不起,當初說了這裡是你的歸屬,但是現在什麼都沒有……對不起……」少女單方面的自話自說下去,說著說著還將臉埋了起來,估計是哭起來卻不願讓路西斯看見。

「阿夏,不要哭了,起來吧。」卸下了手護甲,像照顧孩子那樣用手袖擦了擦對方臉上的淚水。

「阿夏,我沒關係的。」溫柔地摸了摸對方的髮絲,路西斯無奈地笑了笑。

「世界這麼大,總有地方是我的容身之處。」

路西斯頓了頓,輕輕地把下一句話說出。

「而且你在我身邊的話,不管是甚麼地方,那都是我的歸處了。」

淚水毅然停止,含著淚的雙眼就這樣瞪大,直勾勾地盯著路西斯。

用指腹抹去了少女眼角的淚,路西斯還是溫和地笑著。

「路西斯……」第一個陪伴自己的夥伴,到這個時候還是還在安慰著自己,剛剛止住的淚水再次湧出,離開椅子一下抱住了對方。

少女又哭又抱倒是嚇到了路西斯,不過還是伸手回抱住少女,又是拍頭又是輕聲安慰,過來一陣子,少女是哭累了,才默默地收回手。

「那、路西斯之後有沒有甚麼特別的打算?」少女用手背抹了抹自己殘留在眼角的淚水,嘗試恢復平時指揮官的模式。

路西斯有點好笑看著眼前的指揮官,在對方期待的眼神中緩緩開口:「我並沒有任何打算。」

「那就太好——哎不對不對,我是說這樣這樣有點可憐。」聽到對方的答案一秒歡呼然後連忙改口,路西斯只是挑了挑眉,並沒有開口說什麼。

知道自家指揮官鬼主意多多,約莫是哭完的時候已經在盤算著怎麼坑自己吧。

「阿夏,你又有甚麼打算了嗎?」

「嗯、沒、沒有什麼打算哦……」像是被看穿了心思,阿夏否認了自己剛剛想的主意。

「那樣的話,在下現在就收拾東西,今晚離開——」「不不不不可以!你剛剛還說沒有打算的!」「沒有打算也可以離開吧?」

「不、不要鬧啦路西斯, 就那個……如果你真的沒有任何打算,要一起旅行嗎?」少女伸出了手,向路西斯邀請著。

給予的回答,就是路西斯將手直接搭上少女的手。

「太好啦!那我們一起找傑洛德計劃一下我們的第一站是要去哪裡吧!」回握對方的手,無視了桌面上的文件,就這樣拉著路西斯離開。

「不是我跟你而已嗎?」

「這樣傑洛德會哭哦。」少女笑了笑,開玩笑般回答。

「那個啊,雖然說得有點晚,不過有遇到你是在是太好了呢,路西斯。」加重了握力,少女說道。

嗯,我也是。

遇見你真是太好了。


评论

©雜草切梨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