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草切梨子

Maybe I'm afraid I'm not as tender guy as you think
——About_me[GUMI]

集中各種隨手文章、塗鴉,大多應該關於遊戲吧XDD
集中:UL(倒閉了)、聖痕II(倒閉了OTL)、刀劍

噗浪:http://www.plurk.com/silver139

【刀劍亂舞】茉莉花

縹是審神者的名字。
明明就是個逗比的審神者偶爾也會文青一下(?)
希望有天本丸可以熱熱鬧鬧。

————


「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

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

芬芳美麗滿枝椏

又香又白人人夸

讓我來

將你摘下

送給別人家

茉莉花啊茉莉花——」


「唱的很好聽呢,縹!」今劍待審神者唱完之後,蹦蹦跳地撲到審神者的懷裡,滿臉的笑意像是對她的歌聲的讚許。

「謝謝你啊小今劍,這麼晚還不睡嗎?」一向都把短刀們都當弟弟們照顧的審神者,笑著接住撲過來的今劍,親暱地摸了摸他的頭。

一向都十分習慣審神者把自己當小孩子看待的今劍也毫不在乎,舒服地窩在了審神者的懷裡,看著她剛剛看的景色—— 一輪圓月。

「阿勒,縹剛剛是看著月亮嗎?」看著漆黑夜空裡的月亮,今劍很自然地聯想到同為三條家的三日月宗近。


好像是……天下五劍來著?


「對啊,沒事就在看月亮看星星唱唱歌,反正要做的日課都有做一點點嘛,偶爾閒著也沒關係啊!」審神者笑著回答,聽她帶著悠閒的語氣,她似乎享受其中。

「縹想要將三日月帶回來嗎?」

「嗯,是啊。」

「為甚麼呢?」

「人多一點會熱鬧一點嘛。」

「那岩融呢,會想要帶回來嗎?」

「會啊。」

「為甚麼呢?」

「跟想要把三日月帶回來的理由一樣哦,人多一點會熱鬧啊。」審神者將快要滑下去的今劍再度抱好,也回答了今劍同樣的答案。

「可是縹你都不會出去很多很多次,如果出去很多次的話,就會更容易找到吧!」今劍眨了眨眼,對於自己提出的意見很滿意。

「可是這樣的話,大家會累啊,我也會很累。」

「所以,慢慢來吧,我相信我與大家都有緣,一定都會回來的。」

「這樣啊~我也只好慢慢等好了,可是要等很久很久的話我會很無聊啊!沒人陪我玩!」一下子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像是對於漫長的等待十分不滿。

「還不是有本丸的大家嘛,最近你跟小夜也有一起玩啊不是嗎?」

「也是啦……」今劍想起最近那個看起來臭著臉的,但其實人很好的小夜左文字,日子其實也有過的很開心。

感覺的懷裡的今劍悶著,審神者便笑著戳了戳他的臉。

「日子不會無聊的,本丸的大家人都很好,多多跟大家聊天一起玩,日子會過的很快的,說不定眨眨眼岩融就來了呢。」

「眨眨眼?我眨了眼,岩融是不是就回來了呢?」今劍想要拼命的眨眼,可是都看不到自己熟悉的身影。

「眨眨眼是說時間過得很快的意思啦,小傻瓜。」看著今劍認真的舉動忍不住笑了起來。

「什麼嘛!今劍才不是傻瓜呢!」

「是是是,今劍超厲害的哦!」審神者用力地抱緊了今劍一下,再看看天上的圓月。


嗯,眨眨眼,或許我也不會在了呢。

但是大家還在一起,有說有笑,就算是我不在的日子,也不會無聊吧?

一定不會無聊的。


「對了,剛剛縹唱甚麼啊?」

「是《茉莉花》哦,我小時候聽過的一個歌曲。」

「那縹小時候是甚麼樣子啊?」

「啊?……就傻傻呆呆,做了一堆蠢事啊!」

「哈哈哈,真想知道縹比我還要矮的時候做了什麼呢!」

「嗯哼哼,我的黑歷史才不會這麼容易給你看到呢~」

「誒——哦對了,剛剛好像有人找你呢~」今劍努力思考著跟審神者閒聊之前,到底誰再找她。

「有人找我嗎?那就回到屋子裡面去吧!」審神者放開了今劍,兩個人一起走回屋內。

「吶吶縹,有空也教我唱歌好嗎?」

「好哦,沒問題。」


评论

热度(1)

©雜草切梨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