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草切梨子

Maybe I'm afraid I'm not as tender guy as you think
——About_me[GUMI]

集中各種隨手文章、塗鴉,大多應該關於遊戲吧XDD
集中:UL(倒閉了)、聖痕II(倒閉了OTL)、刀劍

噗浪:http://www.plurk.com/silver139

【刀劍亂舞】一件奇怪的事情

縹是自家審審的名字
有一個愛吃布丁的審審,全刀劍基本上弄布丁技能get吧,大概。

————

「本丸有甚麼奇怪的事情?」江雪一臉疑惑重複了這個問題,一旁的小夜跟今劍都點點頭。

「例如有沒有遇到一位披頭散髮的女鬼~之類的!」今劍舉起了食指,向江雪提著全本丸都知道本丸傳說。

每次深夜當審神者又在熬夜改公文的時候,想要出來討杯水喝,都是披頭散髮姿態出現,背影更是嚇到過不少人。

「這麼說起來……倒是有一個。」江雪想了想,除了這個以外,自己在本丸的確發生過一件頗奇怪,至今依然還沒能獲得解答的一個謎題。

「誒誒是甚麼是甚麼啊!」今劍搭著小夜的肩膀,好奇地問著。小夜也是用著閃閃發亮的視線看著自家哥哥。

「……在我剛剛來到本丸沒多久的時候,有天早上起來,我就看見有一盆花放在我的房間,但不是——」江雪的話還沒有說完,今劍就開口打斷了江雪的話。

「那個是縹送給你的啊,你不知道嗎?那天我陪她一起放在你房間呢!」聽到一半覺得這個情景十分熟悉,所以解答了江雪的疑問。

「縹送的……?」一下子獲得了解答的江雪半信半疑,但是目前有一位是當事人作證,而且對方也沒有甚麼理由要欺騙自己。

那麼,原因呢?

縹……當初不是頗討厭自己來著嗎?

回想到不得面對的事實,雖然一路聽到別人說並沒有這回事,但是這依然是江雪自己與審神者之間的結締。

好勝之者不喜歡厭戰之人,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於是,江雪來到廚房尋找光忠,因為光忠一定知道甚麼。

只因他是縹所依賴之人。

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說,光忠只是笑了笑:「對啊,那盆花確實是小縹送你的話,當初我還陪她一起找盆子把花好好種在裡面呢!至於原因嘛……你要不要試著親自問她?順道謝謝她送你花嘛!」

兩個人在說著同樣的東西的話,幾乎可以確實那小花確實是縹送的了……那親自去道謝,也是必然的事情。

也好……

當江雪這麼想,也同時在行動著,他看到在走廊對面方向也有人在前進,但絕對不會擦身而過,目的地絕對跟他是一樣的人。

不要問為甚麼他會知道,在這個本丸的刀劍都知道。

審神者的房間除了看到審神者以外,第二高看到最多的必然是小狐丸。

「你好,江雪殿下,你也是來找小縹的嗎?」端著熱茶的小狐丸,客氣地跟江雪說著。

「……沒甚麼,只是剛好路過此地而已。」實在不想對小狐丸說縹在他還沒來之前送過自己花,現在還要去問原因。

「這樣啊,願你有順心的一天,那麼我先進去了。」目送著小狐丸給審神者送茶,保證自己的性命安全之後,就繼續往前走。


這麼說來……應該還有一個人可以給自己一個解答吧。

「陸奧殿下……在嗎?」敲了敲陸奧的房間,卻發現裡面沒有人。

江雪只能努力回憶在甚麼地方見過最多次陸奧了,但是不知不覺,他又走回來審神者的房間。

「阿勒?江雪在找誰嗎?」聽見了身影,看見了房間內除了正在喝茶休息著的審神者,旁邊自然有小狐丸。

「我在尋找陸奧殿下……」「噢噢陸奧嗎?陸奧的話在田裡,就種番薯的地方,或者在附近的地方找到在午睡的他吧!如果都沒有的話,就聽聽手合的地方有沒有槍聲,如果還是沒有的話,就去頂樓吧!」審神者想了想,列出一大項可以尋找陸奧的地方提供給江雪。

聽到有這麼多個可能性的地方,比起數量嚇人,江雪更訝異審神者居然會記得這麼對方習慣。「謝謝。」道謝之後,江雪開始按照審神者所說的地點一一尋找。

「您可真是記得清楚呢,小縹。」小狐笑著捏自家審神者的臉,但是對方也不甘示弱一個手刀敲在對方頭上。

「那當然,我出任審神者那天開始他就跟在我身邊啊,很難不記得吧!不過江雪要去找陸奧也是蠻新奇的一件事情呢。」揉揉自己的臉,忽略剛才對方滿滿的醋味,說出了一個理所當然的理由。

也是江雪要找他的原因。

「江雪?你怎麼在這邊了,今天不是你內番吧?」江雪看見了隨意地坐在地下的陸奧在旁邊休息著,小步走過去也跟著坐下來了。

「是有事情想要向你尋找一個答案而已。」「噢,是甚麼?」

「你知道縹送了盆花給我嗎?」

陸奧想了想,的確是有這麼一件事情:「知道,有甚麼問題嗎?……不會是那花翹掉了吧!」

「不,當然沒有,還活的好好的。」「哎喲那就好……嚇死俺了……」陸奧似乎鬆了口氣,隨後又帶著不解的表情看著江雪。

「我只是想問你還記得當初縹要送我那花的原因嗎?」

「啊那個啊!想讓你開心來著啊!」因為把整件事情都想起來了,所以陸奧很快就可以給對方一個解答。

「那時候你都板著一張臉,小縹每天幾乎都在擔心做錯了甚麼事情讓你不開心,都在避開你來著啊,後來知道你不喜戰,但是那個時候太刀就只有你一把,我們打刀都還沒有投石可以裝備,所以!她就覺得要向你賠罪,來找我商量來著。」

「然後啊,她就想到她要努力地得到另一把新的太刀,幫你分擔,你也知道,也就是後來的光忠。還有……在本丸裡面找花,把花送給你。」憶述著對方的話,陸奧笑了笑:「這樣的話!江雪他每天就可以看到花,我每次看到花都會很開心,這樣的話,江雪每天都可以開心起來了吧!……大概是這樣。」模仿著當時審神者的語氣,陸奧將事情的來由都講了一次。

一邊安靜地聽著陸奧的話,慢慢將其消化的江雪,到最後,跟陸奧說了聲:「感激不盡。」便離開了。


過了幾天,在審神者的房間內,出現了一盆可愛的藍色小花,壓著一張便條說:冰箱里有布丁跟小點心。

「噢噢小狐你看!我房間有盆藍色的花!你知不知道是誰送的啊!」

「我沒有記錯的話……是江雪殿下。」

「嗯?江雪?」審神者想了想,隨後笑了起來。

「哈哈哈,那就拿著這個小盆栽問問江雪要怎麼養啦!順便跟他一起吃布丁!」


评论(2)

热度(3)

©雜草切梨子 | Powered by LOFTER